「危机公关分析」舆情监测不要“跑偏”“监测”不跑偏

 深圳危机公关     |      2019-07-08 00:54


近年,网络舆情监测渐渐得到更加多政府部门的重视。



半月谈名记者调查结果发现,舆情监测不仅形成了一个可观的消费市场,还成为学问“学识”。



从“赚钱”到“应对”,很多政府部门在舆情监测各个领域的作为仍存不少难题和误区。



如何让“监测”不跑偏成“监视”,是对建设工程服务型政府、实施有关机构改进个性的新挑战。



舆情监测成政府部门“必修课程”



随着自新闻媒体时期的来临,网友习惯于在博客、百度等交友的平台上表达意见,网络反腐、网络实名举报显现破坏力。



作为潜在的被批评者,政府需要在第一星期了解和判断舆情,于是大多政府争相在舆情监测各个领域加大投入。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网站的数据显示,关于政府采购舆情监测该系统的新闻稿数据有近200条。



从机关公安部到干部城区县,都很重视舆情监测。



为了采购相关工程项目,这些的单位的耗费一般在十多万元到几十万元平均,有些工程项目的耗费甚至以百万元计。



名记者调查结果发现,目前为止舆情监测消费市场主要包括下述大类。



第一类是软件平台建设工程,如无锡市委书记组织部采购的“舆情监测应用软件”,被描述为“一套适合我市具体的操作的平台,包括与无锡相关的舆情搜狗、文档和计算机系统组件、构建及方 危机公关分析式”。



建立这样一个的平台,对于舆情监测来说完全是必备的。



名记者了解到,这部分的支出常常占相关机构在舆情监测投入中的小头。



第二类属于“服务”消费市场。



目前为止,舆情分析员已成为一个新兴足球员,相关训练和对交友新闻媒体等载体的运用于是舆情监测的主要细节。



因此一些大多的单位在采购中不仅要买的平台,还要买相关服务。



同时,参加相关训练、学习也是购买“服务”的一种。



第三是“调查报告”类舆情研究。



一些舆情监测机构会提供选择性很强的《舆情监测调查报告》,这部分常常和“服务”类“捆绑卖出”。



厦门市委组织部购买的“网络舆情监测服务”中就包括“提供涉及福州的舆情(日报、月报、季报、半年报、报告书)”等。



第四类是棕色区域的“买卖”消费市场。



少数舆情监测机构会提供乃是“政治危机公共关系”服务,主要通过删帖、封禁等方式消除失言。



“说白了就是‘灭火’,这部分支出上不得浮出,但实际操作中耗费高昂。



”某市一位中宣部领导干部说,一个负面死讯,少说也要几万块钱才能搞定。



政府部门的“天价”,某种程度上激发了舆情监测制造业的疯狂。



据不几乎统计,至2013年初,国外涌现出800多家舆情监测和应用程序中小企业,目前为止这个位数还在大大“疯长”中。



舆情监测究竟“为了谁”



无疑,作为政府部门了解和体察舆论的新途径,舆情监测正成为一种发展趋势,也将成为政府的一种管理工作连续性。



彻底说,其基本功能是通过了解舆论来发现和解决,应该成为政府网络和高科技方式,心态服务群众、接受督导的一种新途径。



近年不少个案都显示,政府部门不重视、不第一时间应对网络舆情,常常会在清乡中处于主动。



去年发生在北平的“医生被打瘫痪”暴力事件就是其中类似于一例。



当此类死讯在网络中疯传时,有关机构并没有马上发声;而待政府再一发声时,网络社会舆论早就呈一面倒态势,以至于无论相关机构发表什么公开信,还是公布原始录像,都已无能为力。



名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为止相关机构虽然对舆情监测热忱极高,但在实际操作中仍存在不少难题和误区。



这其中,仅次于的误区就是把舆情监测作为“监视”方式来使用:发现难题后第一星期想到的不是如何准确解决,而是如何“灭火”。



“监测不是监视,删帖堪称政府的一种懒政行为。



”新华社舆情监测研究的中心副主任段赛民说,正确认识网络舆情的持续发展规律性,从而建立网络舆情研究、推测、处置的自然科学体制,是今天政府需要学习的科目,没有权威性的管道发出权威性的数据,经常是引发网络舆情弊病的因素。



也正是由于对舆情认识的误差,让删帖、刷帖等行为形成了产业。



今年12月犯罪嫌疑人查处的上海获得好评对话营销策划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从事有偿删除网络信息服务的专业知识该公司。



此外,政府部门购买相关的平台和服务的流动性,以及赚钱多少的正当性,也是值得关注的难题。



某县一位组织部领导干部就对名记者问到:“这个好像值多少钱我们显然没数,但领导者要求必需把舆情监测做起来,我们只能买比较信得过的大中小企业或者大机构的的产品和服务;至于价格多一点少一点,毕竟次要的。



”名记者了解到,在少数大多,的确存在借助舆情监测不透明现况侵吞、针孔买卖等难题。



舆情监测不想“跑偏”



名记者调查结果发现,目前为止试水舆情监测消费市场的现有依托于高等学校的研究工作机构和依托于权威性新闻媒体建立的舆情服务与监测机构,也有很多专业知识该公司、公关涉猎其中。



在段赛民看来,目前为止的网络舆情训练、服务消费市场较为恐慌。



“今天提供网络舆情服务的消费市场投票率极低,很多机构都在做,但消费市场上缺少对于网络舆情服务的科学认识。



”段赛民说,很多该公司只想着赚钱,不免出现“跑偏”的状况。



江苏省苏州在网络舆情应对各个方面老练,在全省首度建立了政府部门新闻报道发表声明体制。



在这些新闻报道发表声明眼里,目前为止社会不少舆情监测机构的水准实在有些“拿不出手”。



因此,建立舆情企业的国际标准,塑造身体健康的操守道德,早已成为舆情监测企业迫在眉睫的事。



北京大学自然科学根基部系主任邵晓莹说,有关机构应该首先建立一个法规,然后还要出台相应规章的设施,“这个步子不能慢,和舆情监测一样,慢了不会造成极大的主动。





段赛民表示,这种法规的建立也需要各级政府部门和舆情监测机构形成一种一致意见。



“什么样的处置政策是自然科学有效地的?哪些又是合理的?今天很多领导者知道删帖没用了,但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才有用。



”段赛民说,确实具备决定权的人对网络舆情应对是否有科学认识,常常成为网络舆情应对的“胜负手”。



在很多网民看来,政府重视舆情监测是坏事,但别“念歪了经”。



邵晓莹表示,今天有些干部政府部门遇到网络舆情第一化学反应是“怕”,第二化学反应是“捂”。



“这都不是长时间的应对方式,政府应该建立一套网络舆情研究、推测和处置的自然科学体制,对群众的不顾一切诉求要尽早解决,对暴露的难题要第一时间查证,对传言要予以第一时间调查结果回应,对造谣中伤要严苛依法打击。



”邵晓莹说,只有这样,这条沟通政府和群众的网络管道才能确实通畅。



(名记者 刘巍巍)



可能:



半月谈